长沙高新区一家企业复工的“拼劲”

新华社长沙2月12日电 题:“开门红包”变“消毒迎门”——长沙高新区一家企业复工的“拼劲”

早8点,长沙高新区,湖南梦洁家纺股份有限公司。从各地赶来复工的工人,排队进入“严阵以待”的厂区西门。工作人员正在逐一核查工人证件,发放口罩,测量体温。

智利公共卫生专家贝德雷加尔(Paula Bedregal)表示:“我认为我们做得不错,但还不到唱响胜利之歌的时候……我们还没到冬天,那时情况可能会更复杂。”

在某些方面,智利的情况与韩国类似,但智利的病毒检测能力相对较低,也没有通过手机监管新冠病毒感染者。

“疫情期间,复工最重要的是确保员工健康和生产安全。我们按政府要求制定了详细的复工方案。”梦洁股份副总裁李军介绍说,复工之前,厂里四处打听,赶到外地采购了100桶消毒液和一批口罩,“没有这些东西,无法开工”。

但涛告诉记者,第一周产值会比以往略低,从复工第二周开始,日产值有望达到200万元。“疫情对企业生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2月份,我们对全年40亿元的销售目标有信心。”

门口没有再摆传统的“开门红包”,10日开始,这个家纺巨头企业用“消毒”的方式迎接四面八方赶来复工的员工。

“厂里紧急协调,全面发动有车的员工,以就近拼车的方式接其他同事返回厂里。同时,厂里还派出专门的车辆,到定点位置集中接员工返岗。”但涛说,一周之后,员工复岗率将达80%。

此外,智利政府曾表示,动态隔离系统将实施数月,至少到南半球的冬季结束之后。

“原材料刚下生产线,就被我们装车了。”李军说,“疫情突然而至,我们希望转危为机,从大年初一开始,就动员一切力量确保安全复工。”

车间里,“坚定信心,全力以赴”的标语十分醒目。

“目前,开工的节奏很不错,员工们都希望早点上班。”见到梦洁股份供应链总经理但涛时,他正在车间巡查生产。

智利拥有一个动态强制隔离系统,该系统基于一个公式,把一个地区的人均新增病例、老年人口规模以及医疗服务水平结合在一起。智利还创建了“免疫卡”,将向符合一定条件的新冠康复者发放,帮助他们重新融入劳动市场。

“哒!哒!哒!”9点整,平缝工袁双美工位上方的智能吊挂系统转动起来。不远处,多针绣花机跳动,木棉花的图案开始走线……机器轰鸣声中,冷清了一阵的厂房又热闹了起来。

当地时间4月16日,新冠疫情期间,智利扎帕拉尔市一架无人机飞抵正在进行社交隔离的老人家中,为其送上药物。图为隔离中的老人在门口等待医疗物品。

与此同时,为了储备复工所需的核心原材料,梦洁股份春节期间就派人奔赴江苏、广东等地原材料厂家,守在厂门口进货。

“消毒”完毕,工人们陆续进入车间。记者在芯二车间看到,在工人间隔工位落座后,车间主管杨双泉开始宣讲防疫安全注意事项,布置生产任务。“上班期间必须全程戴口罩,一旦发现自己或工友有发热等异常症状,必须马上汇报……”

智利卫生部表示,他们当前的目标不是消灭新冠病毒,而是抑制病毒传播,让医院有能力应对疫情。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在这个人口1800多万人的国家中,仅登记新冠肺炎死亡病例147人。

“我们车间满员时有64人上班,现在到了一半多,工友们的工作热情都很高。”袁双美对记者说,她每天的生产计划是缝120床被子,“希望疫情早点过去,厂里能全员复工”。

不过,一些专家认为,智利能摆脱更高的传染率,这很幸运。新冠病毒出现在智利富人区,确诊患者是从欧洲度假回来的人,随后才逐渐进入高层住宅、圣地亚哥市中心和最贫穷地区。近日,由于确诊病例增加,智利开始对生活在圣地亚哥南部狭窄街区的民众进行大规模检测。

智利洛斯安第斯大学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系主任马塞拉•加里多(Marcela Garrido)认为:“现在说动态隔离在智利取得成功还为时过早。当在社区层面或按领域进行分析时,我们发现新冠病毒的部分演变并不如我们所愿。”

“企业复工,一要有人,二要有原材料。”但涛介绍说,疫情发生后,厂里就提前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统计员工健康情况、能否按时复工。在确定首批700多名员工能在10日复工后,又发现很多家在农村的一线工人没有交通工具返程。

测完体温,员工再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工厂自制的“消毒棚”,对全身进行消毒。如果开车来上班,工作人员也会对车身进行360°消毒,之后车子才能停入厂区指定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