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银行副行长网红带货小镇“淘金记”曾两天没吃饭也曾一单暴赚两万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汤辉 何小桃    

北下朱的雨已经下了三天,洗去了夏日的热潮。时值9月中旬,和天气一起转凉的还有北下朱的氛围。

一进北下朱,门口停着的劳斯莱斯,就让小刘震惊了,在某汽车APP上这款古斯特最低价450万元。再进去看到的,到处是宝马、保时捷,人山人海,“以前对义乌的印象就是小商品城,到了北下朱,只感觉遍地黄金,到处是金山银山。打包发货能发财,干快递也能发财,就算捡纸箱子也能发财……”小刘坚信,在北下朱一定能赚个盆丰钵满。

北下朱能看到很多钱,但都不是自己的。

海南航空相关负责人称,在接到包机需求后,海南航空第一时间与包机方进行沟通,并组织公司各部门拟定航路、测算性能、申请航权时刻、调配运力。此外,海南航空积极与重庆机场、海关、边防以及塞尔维亚当地各单位密切沟通,提前做好预案,保障航班顺利起飞。

江南六七月正值梅雨季节,小刘把伞作为了第一个主推的产品。

近日,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工程项目建设的中资企业开始陆续组织员工返回工作岗位,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序恢复生产生活。21日13时,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航空”)HU727航班载着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等企业共128名中国员工从重庆飞往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助力中资企业复工复产。按照飞行计划,该航班将于贝尔格莱德当地时间21日18时许抵达。

6月8日,在店里打工整整一个月后,小刘辞职单干了。

走的比来的多,来时期待当主播赚钱的小刘把回家的日期定在了9月20日,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只是因为如果再不“爆单”,口袋里的钱只够支撑到那天。在北下朱,直播或视频走红并带动用户集中下单被称为爆单。

刚来的两人对于做主播、拍视频毫无头绪,5月8日,小刘和表弟已经两天没有吃饭,在一家主播们聚集的店——钟永平的店,他们做起了包装、打包、客服的工作。

但小刘至今没有盼来第二次,尽管他之后又拍了近一个月的雨伞。

做抖音主播,从完全没有概念升级到懵懵懂懂,小刘升级了,但离爆单赚钱还很远。白天选品拍段子,晚上开直播,是北下朱主播们的日常。

小刘刚来北下朱看到的劳斯莱斯 图片由小刘提供

每当有主播进店,小刘会主动帮新手主播推荐产品,渐渐有越来越多的主播找他搭戏拍视频,一个月之内,小刘帮忙搭戏的主播火了11个,爆单的一个接一个,也学到了很多经验,他觉得自己做主播的时机到了。

北下朱在外的名声悄悄变了,仍是网红带货小镇,但从“一夜暴富”变成了“梦碎北下朱”。

来北下朱纯属巧合,离开老家后,小刘和表弟第一站去了南宁,但由于疫情,南宁很多场所都没有正常开放,生意更无从做起,他们原打算灰头灰脸地回家。

7月9日,他拍出了第一个火爆的段子,点赞量5828,评论数551,直接把他送上了热门。赚了2万元。“外部是防水布不沾水,内部是一层黑胶防晒,晴雨两用,颜色纯黑尽显低调奢华,一键开启尽显从容”,说起爆单雨伞的广告语,小刘张口就来。

来北下朱之前,小刘已经工作了十年。先是在老家的银行工作七年,做到了支行副行长,因为家庭原因不得已辞职。接着外出一年跟着亲戚做生意,后来又回到老家铁路单位上做了两年会计。

“我们每天九点开始工作,直到晚上一两点,就在店里,我第一天的微信运动记录达到31000步,走到腿疼脚疼,坐着三轮车都能直接睡着了。”

到北下朱后,小刘找了两天的房子,但当时正值人潮最高峰,加上基本都是年租,小刘一下子拿不出一两万元,最终不得不选择在隔壁的下骆宅村花了1200元,租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这花光了他们所有的钱。

4月26日晚,表弟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邀他去义乌北下朱做抖音主播,“只要爆单了,很容易赚钱”。表弟朋友的话让他感到兴奋。去北下朱之前,小刘从未玩过抖音、快手,思考了大半宿,在跟朋友仔细了解和看过一些新闻后,4月27日凌晨四点,他们决定去北下朱,凌晨五点买到票,中午12点到达义乌。

虽然比起爆大单赚三四十万的主播还差得远,但这两万足以让小刘在北下朱待更长的时间。爆单前一晚,他手里只剩400元。“每次当你快不行的时候,又会给你点希望。”小刘回忆起第一次爆单,有些兴奋又有些无奈。

小刘给自己的抖音号取名“黑牛王子严选好物”,“从上学玩游戏起,我的名字就叫黑牛王子,QQ号、微信号都叫这个。”喜欢打游戏的他,把工作和做生意都比作游戏:都是一个不断练习、打boss升级的过程。

小刘和创造爆单的雨伞

小刘本名刘恒辉,河南驻马店人,三十出头,个子不高,不胖不瘦,剪着寸头,圆脸,皮肤白净,显得比实际年龄小。他形容自己的长相没有任何特点,没有火的潜力,但因为眼睛小,一笑就看不到眼珠子,常常会有人打趣“你能不能睁着眼睛说话”。

“当时就是在凌晨,我直播间来人了,越来越多的人,也有人下单,我就开始给他们讲,伞是成熟男人的标配,就跟男人的职责一样,为家人遮风避雨。不同阶段的男人,需求是不一样的,20多岁的男人追求潮流,三四十岁的男人追求的是沉稳,这把伞可以带来中年男子的魅力……”后来小刘调侃自己,到了北下朱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能推销。

那天中午,义乌下着小雨,到了北下朱之后,小刘就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惊呆了。

可能是因为会计出身,对数字敏感,小刘能清楚地记住很多日子。

说起刚来北下朱时的梦想,小刘重回初来时的期待,感觉未来唾手可得。

从银行离开后,小刘的生活开始走下坡路,离婚、工资减半,比起以前在银行的日子,小刘觉得没脸见人,“我已经三年没有发过微信朋友圈了,没脸。”小刘感叹。

小刘开始计划着,今年回家的时候买一辆车,“不用特高档,就30万的车,我连车型都选好了,就别克GL8七座。等生意做大之后,再租一个大的房子,把亲戚都接过来。”

爆单后,小刘亢奋地直播到第二天中午。

促使小刘到北下朱的是疫情,作为两个小孩儿的父亲,在家陪伴孩子的两个月里,他想给孩子最好的,“别人有的,我的孩子也要有。”然而现在的状态没办法实现这个目标,今年3月他决定辞职去做生意。

据介绍,本次航班上的旅客是中国派往塞尔维亚负责执行E763高速公路普瑞利纳—波热加段项目建设任务的工作人员。E763高速公路是中国企业在欧洲承建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全长约300公里,是塞尔维亚连接黑山出海口的重要通道。而E763普瑞利纳—波热加段位于塞尔维亚西南部,全长约30公里,是E763高速公路中施工难度最大的一段,包括12公里隧道和30余座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