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邮压榨导师张宏梅4年前南邮压榨硕士跳楼的张代远何其相似

说到南邮很多人的关注点放在了前段时间那位因为被导师压榨最终实在忍无可忍做出了自焚的研三硕士生身上,很多人看完这位25岁陆某的自杀行为后感到十分的惋惜。

陆某出身寒门,本来能够通过读书考上研究生而且已经读到了研三被家人赋予了很大的期望,但是谁能料想到这位25岁的年轻人却在饱受了2年多的导师压榨和羞辱后最后用这种方式选择了离开,真的被不少人认为太不值了。

在泉州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急诊室门口,记者偶遇了来此寻找儿子的唐双平先生。戴着口罩的他难掩焦急的神情,到处询问是否有自己儿子的消息。

“我当时行动还可以,往前摸索了两三米,就找到了消防员扔下来的绳子,借着力慢慢地爬出了废墟。”当晚22时许,陈先生被救出,送往附近的医院治疗。

但是很多人认为太让人遗憾了,同样类似的事情一而再地发生在南邮,说明了未来南邮在导师的师德建设上和人格考察上需要下功夫。

“我慢慢地把腿挪出来,发现在流血,就用身上的浴巾包住伤口。”陈先生回忆称,周围太黑了,灰尘很多,有点呼吸不过来,“我就一点一点的把附近的东西扒开,并尝试着站起来”。

唐双平告诉记者,儿子出生于1998年,才刚工作不久。“调过去快一个月了,上一天休两天。”事发当天上午,唐凡离开家去往欣佳快捷酒店值班,岂料再无音讯。

网上预订平台信息显示,该酒店于2018年6月开业,有多种类型客房共80间。据了解,酒店所在的建筑共7层,客房位于4层至6层。

甚至一些导师还会让研究生来给自己做很多学习学术外的事情,很多人为了可以正常毕业不得不服从,所以很多人调侃导师为“老板”。

中新网记者7日晚间在现场看到,该酒店建筑坍塌成一片废墟,大量建筑钢材裸露在外,酒店周边路面的整排汽车被压。废墟之上,一批批救援人员穿戴防护设备进行救援,搜救犬也加入搜寻。

而陆某在17年的时候考上南邮后,进入到了材料学院成为了张宏梅教授的一名学生,对于很多读过研的朋友来讲,不少人都了解导师往往会让学生做很多的课题,甚至一些富有成果的论文发表时好一些的导师会把学生的名字放在论文上,而一些苛刻的导师则直接把成果据为己有也不算什么稀罕事。

陆某和导师张宏梅之间的矛盾其实早就有了,我们都知道读研期间的学习和本科时期的学习有很大的不同,本科阶段的学习因为学生数量多,所以一般没有导师之说,而硕博期间则不同了,因为本身研究生的体量少,加上读研读博的人特别是理工类的专业,往往学生和导师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这容易让导师来指导学生的科研和学术,同时更加有利于培养符合社会和国家要求的硕博生。

而4年前这位名叫张代远的导师和如今的导师张宏梅都姓张,而且两人都被南邮第一时间进行了停止教职工作和取消导师资格的决定。

根据附近的监控显示,酒店楼体坍塌时速度极快,大约两秒左右,周边便扬起大量灰尘。陈先生告诉记者,人一腾空,酒店的灯全灭了,周围一片漆黑,感觉自己撞到了床上。

唐双平(图中)的儿子唐凡事发时在酒店值班,尚无消息。孙虹 摄

虽然作为旁观者,很多人认为大不了不读了呗,这样极端做法失去生命未免有些太可惜了,但是作为当局者特别是读研的学子,他们还没有完全走进社会,而且在长期受到导师压榨后,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难理解的事情。

当晚20时许,唐双平得知酒店出事的消息,立刻拨打了儿子的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现在已经关机了,我的手机也打得没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来,唐双平的儿子唐凡是泉州万祥医院的一名医生。2月中旬,欣佳快捷酒店被定为福建省外疫情重点地区来鲤城区人员的集中医学观察点。唐凡在那时被派往该酒店负责日常防疫工作,当晚正是他值班。

而这两名本来可以有大好前程的年轻人就这样人生被终止了,未免让人唏嘘不已,而对于正在读研或者即将读研的朋友来讲,不仅仅是在选择导师上需要事先做出细致的考察,同时也希望这些年轻人可以在繁忙的科研和学习中给自己解压,以免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对此你是如何看待的呢?4年前和4年后这两件发生在南邮的悲剧给了我们什么样的反思呢?

3月7日晚,福建省泉州市一快捷酒店坍塌。图为路边多辆汽车被压。孙虹 摄

截至记者发稿时,欣佳快捷酒店坍塌事故已过去12个小时,一千多名救援人员彻夜施救。3月8日5时41分,第47名被困者被救出,是一名50多岁的男性,意识清醒。

危急时刻,陈先生随手抓住了床上的枕头,并尽量蜷缩自己的身体,将枕头护住自己的头部。过了一会儿,当楼体不再摇晃后,他慢慢地动了动身子,发现左腿被东西卡住,动弹不得。

在摸索的过程中,陈先生找到了手机,并与救援人员取得联系,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我左边的房间住着一对夫妻,都被压住了,但是感觉伤势不严重,可以正常说话。右边房间的那位男士受伤可能比较重,话都有点说不清。”

而十分巧合的是在4年前也就是16年的1月份,同样发生在南邮也出现了一名研三学子被导师压榨最终导致跳楼事件的发生,当时人民日报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可以看到当时的报道中提及的导师名叫张代远,而这名叫蒋华文的研三学生被导师压榨的原因:第一是因为写不出来论文,第二是因为未能上交实习工资。

3月8日早上8点13分,厦门消防救出被困男子。曾德猛 摄

3月8日早上8点13分,厦门消防救出被困男子。曾德猛 摄

各路消防力量赶往泉州楼房坍塌事故现场。消防供图

而南邮这位研三学生陆某就充当了一名打工仔的角色长期被自己的导师作为无偿使用的工人一般,特别是在冲突爆发最激烈的时刻,甚至导师张宏梅还限制了陆某去考英语6级、在做实验的时候因为一次的小意外,张宏梅还要求陆某对实验室氮气进行了三千余元的赔偿。而最让陆某无法接受的是自己被导师无理进行延长毕业的时间,也正是多方面的因素集合,导致了最终悲剧的产生。

在等待救援时,陈先生与其他伤者互相打气,直到消防人员找到他们。“我有告诉消防员,右边那个男士受伤了,先救他。但是消防员说那时候只看得到我,就先把我救出来了。”

当记者将充电宝借给唐双平时,他双手颤抖着,几次都未能将充电线插入手机。

然而,已获救的47人中并没有唐凡,他的父亲、姑姑、朋友仍在现场附近心急如焚地继续等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