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宣判一起特大网络电信诈骗案32名被告人获刑

中新网南昌11月6日电 (元春华 潘丽)11月6日,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人民法院对一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诈骗罪分别判处陈江、冯灿等32名被告人十二年六个月至判处一年一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责令退赔39名被害人损失共计4915601.32元。

据介绍,这32名被告人来自湖北、安徽、广东、江西、山东、内蒙古、河南、陕西、浙江等九省,年龄最大的33岁,年龄最小的22岁。其中,有26名是大中专毕业生。

作为当下的最热风口,直播带货的明星们今年上半年正在不断创造一个个动辄破亿的“造富神话”:李佳琦直播间27天总销售额达9.57亿元、罗永浩在抖音首秀单场销售额1.1亿元、董明珠3小时带货成交额破3.1亿元……大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架势。

直播行业需要归于冷静,已成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任何行业初期都会夹带一些泡沫,明星流量只是手段,还是要回归货物本身。”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直播带货对企业经营能力提出了更新的要求,“商家要冷静思考自己的未来定位,以品质差异化来吸引消费者,而不仅仅靠价格。”

“坑位费+佣金+全网最低价”,这种合作模式让许多商家大倒苦水。“坦白讲,现在找主播来直播带货的商家,大部分都亏钱。”胡书孟表示,很多大品牌商家就是为了寻求曝光,提升品牌知名度,但对于中小商家来说,这账未必算得过来。

“翻车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的表现,二是选品逻辑。”吴晓波反思称。叶一茜也并未否认直播销量不佳的事实,称已和商家积极沟通协商,并退还全额合作费用。

“光靠明星光环是带不动货的。”上海某MCN(多频道网络)运营总监胡书孟告诉记者,大部分明星在直播间的状态都不太专业,对产品的基础卖点、应用场景也不熟悉,“以为聊聊天就能卖货,自然会遭遇惨败。”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江、冯灿等32人在刘某、陈某等人的组织、领导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公司化进行运作,在相对较长的时期和较为固定的场所内,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远程、非接触式诈骗,组织严密,层级分明,有明显首要分子,重要成员固定,各环节分工明确,涉案数额特别巨大,造成被害人重大损失,构成诈骗犯罪集团。法院依据各被告人在该犯罪集团的地位、作用、涉案金额等,依法定罪量刑。(完)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至2019年3月期间,刘某、陈某(二人均在逃)等人购买电脑、手机等诈骗工具,先后在湖北省武汉市、陕西省西安市等地设立公司,以提供高提成、高福利待遇的公司工作岗位为诱饵,大量招募青年员工。刘某、陈某等人通过各种渠道非法获取大量的公民电话号码,分发给公司部门总监,再由总监交到所属部门经理,由经理本人或安排本部门人员将公民电话号码导入AI智能语音系统自动筛选意向股民。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

被告人陈江、冯灿等人通过网络招聘或朋友介绍等方式进入公司后,按照各自不同分工,通过公司提供的微信号添加股民,伪装成知名证券公司操盘部的“证券分析师”等专业人士,充当网络“水军”对“老师”进行炒作,同时发送虚假股票盈利截图迷惑股民。然后,以提供“核心股票”“内幕股票”获得高收益为诱饵,诱导股民到虚假的“万盛财经”“乐悉策略通”“深圳汇智”“天天策略”“亿点远期策略”等APP平台上注册、开户、充值并交易虚假的“股指期货”“股票期权”等产品,从而达到骗取股民钱财的目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观看量带货量都有“猫儿腻”

商家站出来控诉明星带货“翻车”,撕开了直播带货遮羞布的一角,也让“坑位费”这一业内名词走进公众视野。所谓坑位费,是指商家交给直播合作方的占位费,相当于线下商店的商品上架费,是直播带货中占比较重的一笔费用。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直播带货数据造假已成为业内潜规则,而呼吁直播行业归于冷静,也成为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任何行业初期都会夹带一些泡沫,明星流量只是手段,还是要回归货物本身。”

图为庭审现场。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供图

如果再遇上销售额造假,品牌商就更是雪上加霜。李震说,目前很多MCN机构会雇佣外包团队刷单,这不但让商家变相支付了流量成本和刷单成本,还得实打实地给主播付出“注水”后的销售额佣金。“现在40%左右的直播退货率已算是不错的了,但退款及产品物流成本对商家来说也不是个小数。”

事实上,近段时间,明星直播带货“翻车”并不罕见。“我们和小沈阳合作了一场直播,卖一款白酒。当晚下单20多单,第二天一看退货16单。”北京某企业负责人表示。此外,还有品牌商家控诉称,让叶一茜直播卖茶具,客单价200多元,只卖出不到2000元,“当时直播间显示的在线观看人数近90万,注水太严重。”

“10元,1万播放量;50元,6万播放量,还可送500个点赞,粉丝的话,60元1000个……”面对记者有关“直播服务”的询问,一卖家在淘宝平台上熟练地给出了不同平台的粉丝及观看量报价。

此外,在带货量的计算上,也存在不少“猫儿腻”。“不管消费者付的商品秒杀价还是定金,通通都会按照销售额计算。”某短视频KOL(关键意见领袖)交易平台营销负责人李震对记者表示,比如一架原价50万元的汽车,直播间只需预付1万定金,那销售额也是记50万元;原价500元的按摩仪,10元秒杀,也记为500元,甚至下单但并未付款的订单也会被纳入销售额内。“现在直播销售战绩注水10倍、20倍一点都不夸张,个个都在‘放卫星’。”

明星聊聊天就能带货 错了!

但不是每只“猪”都能被风口吹起。大多数时候,明星直播仍面临流量高,转化率低这一最大痛点。不少商家更是直言,流量本身也水分极大。

至案发时止,被告人陈江、冯灿等32人先后骗取40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5026251.32元,其中1名被害人在该案审理中已得到全部退赔款。

“最直接刷销售额的手法就是机构雇第三方水军去直播间秒杀,再分批退货。”胡书孟说,这一行的规则是,不管退货率多少,之前卖出去的佣金提成是要照销售额给的。”

《毁灭战士:永恒》的第一个DLC“古神”的第一部分将于10月20日在Xbox商店上线,也将登陆PC和PS4平台。

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总书记勉励我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勤于创造、勇于奋斗,努力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创造新的时代辉煌、铸就新的历史伟业。

“明星带货不会成为常态。明星带货本身,无论是商家还是外界都更为关注带货数据;一旦数据不可观,或者是没有达到如期的效果,再加上货品本身的各种质量问题,对明星来说都是一种自损。”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

钱没少花却多是赔本赚吆喝

记者注意到,7月14日,浙江消保委对外称,今年上半年全省共受理网络直播购物消费投诉621件,较去年同期上升168.8%,其主要存在问题在于主播夸大、虚假宣传。部分主播直播时承诺的优惠、赠品等也不兑现。尽管《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已于7月1日落地,但对直播带货的约束力还非常有限。

据了解,目前直播主播的坑位费差别很大,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坑位费多的能到五六十万,少的也得七八千元,商家想要以‘纯佣金’的方式即只拿销售提成来合作,大部分带货主播是肯定不同意。”李震表示。有市场传言,罗永浩的坑位费最高能达到60万,李佳琦、薇娅等顶流直播的坑位费大概在30万至40万左右,虚拟偶像洛天依淘宝直播坑位费则高达90万。

总书记的深情勉励,句句箴言,鼓舞人心。央视网《联播+》特梳理,与您共勉。

“MCN机构、主播和商家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多方博弈下,目前直播行业的两极分化愈发严重,赚得多的盆满钵满,赔钱的血本无归。”胡书孟称,目前主播直播带货亟待规范化发展。“不仅是很多明星不专业,一些职业的网红主播也缺乏专业知识和基本规范,以为长得好看、能说会道就能带货,使得行业泡沫泛滥,消费者也日益不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毁灭战士:永恒专区

财经作家吴晓波的直播带货首秀“翻车”。按照吴晓波此前发布的官方统计战报,这场直播秀本来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带货种类超过24件,累计观看870多万次、最高在线人数超4万人、引导销售业绩5200多万元。然而,和吴晓波合作的一家乳业公司却突然跳了脚,公开控诉:“交了60万‘坑位费’,直播中只卖出了15罐,还有3罐退货!”

最终还得回归货物本身